丝瓜直播最新app二维码

秦淑洁在第二天给黄瀚打了电话。

她认为黄瀚依旧采取开专卖店的模式自主经营自行车的销售很好。

她一样的关心这么大的投资差不差钱?

还建议未必非得全部采取买下店面房的模式,可以租赁,只要在签订租期时把时间定五年以上就足够。

黄瀚跟她明说,妈妈对这种投资方式很感兴趣,已经开始办这件事,资金不是问题。

秦淑洁也没有流露出准备参股的意图,有可能是她需要资本来做贸易,进行投资,不想在在房产上投入过大。

“好猫集团”是黄瀚、秦淑洁、沈晓蓉占股百分之七十五的合资公司,三人中,黄瀚占股六成,她们俩各占股四成。

购买门面房开专卖店需要投入的资本以美金计算不低于八千万,将要是总资本四千万“好猫集团”的双倍。

黄瀚明说,专卖店跟“好猫集团”不存在隶属关系,相当于是国内代理商,享受出厂价优先拿货、选货的待遇。

“好猫牌”、“外销型凤凰牌”采取全国统一售价的模式,专卖店的售价在出厂价的基础上加价最高不得超过百分之十五。

秦淑洁对黄瀚是一百个放心,没有任何异议,还跟黄瀚说,这些其实用不着跟她商量,你看着办就行了。

然后秦淑洁要求黄瀚赶去香港见面,因为她正在办理黄瀚的户口、办理“瀚洁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”的股权分割,有不少手续得本人签字。

小雪气质萌娃装扮极致乖巧

这一趟香港之行总共一个星期,刚刚成年的黄瀚得到了意外的惊喜如游太虚幻境,此处不可描述……

黄瀚从香港回来的当天下午,很意外地见到了来拜访的陆玥。

才不到一个月没见面,发现他瘦了一脸憔悴,但是精神头十足。

见到他后,黄瀚想起来前段时间还和秦昆仑一起喝过酒,按理说秦昆仑应该问一问《剑出吕梁》改编电视剧的事儿啊!

“我正要打电话问一问,你没去找秦书记汇报工作吗?”黄瀚问道。

陆玥有些难为情了,道:“我什么准备都没有,哪能一下子就捅到秦书记那儿?

我先向台长汇报了,台长大力支持。我更加不好越级去找秦书记。”

“有道理,你今天来找我,是不是剧本已经完成了。”

“没!哪有可能这么快,我们创作了七集,我想你帮着看看。如果你认可这个思路,我们的计划是四十集左右。”

说着陆玥从包里拿出一叠书稿。

黄瀚接过来,问道:“你的团队组建了?”

“台长对我蛮好的,同意我借用外单位的同志一起创作。

我请到了参与《血战台儿庄》改编的副编剧,请到了助理导演。

他们知道我要把《剑出吕梁》改编成超过三十集的电视剧,很感兴趣,都二话不说就来了南京。”

这年头和后世不同,大家都是拿工资的,单位之间互相借调职工很常见。

苏南省是个好地方,电视台要借调那个单位的职工,确实不存在困难,人家说不定还想搞好关系,争取以后能够正式调进这个好单位。

黄瀚夸奖道:“哟!你行啊,这才去了省里不到一个月,就能被台长信任。”

“台长熟悉你,更加熟悉你爸爸,见我准备改编《剑出吕梁》很吃惊,问了许多有关于我的情况。

我就把怎么得到你的帮助,你怎么指点我改编电视剧,老老实实说了,还说你让我去找秦书记汇报工作,希望得到他的支持。

然后台长就拍拍我的肩膀,鼓励我好好干,说我大有前途。让我拿出计划给他,第二天台里就批准了。”

额!这小子不傻,以前应该是故意装傻吧?可是原本轨迹的他,怎么就一文不名?

难道是拍摄《乡情》纪录片取得成功极大增强了他的自信心?

“你们台长没问剧本完成后的事吗?”

“他几天前特意来我们办公室转了转,问了一些情况,我说接下来怎么办要跟你商量,然后台长就夸我做得对。”

“所以你今天就来了?”

“嘿嘿!”

黄瀚开始看剧本,一边看一边给些建议,陆玥很认真,拿笔记录。

最后,黄瀚道:“我认为你们的创作思路已经展开,不要急于求成,认真完善,我还期待这部电视剧拿下金鹰奖呢!”

陆玥顿时激动不已,道:“我一定努力。”

“等剧本完成后你再跟我联系。”

“好的。可是我怎么跟台长汇报呢?”

“你告诉他,‘全力企业’会投资这部电视剧就行了。”

“嗯嗯!有你这句话,台长肯定乐坏了。”

“全力企业”的翅膀硬了,将要展翅高飞,到了进行广告攻势的时间窗口。

如果投资拍摄一部全民热剧,广告效应堪比拿下中央电视台黄金广告位。

黄瀚谋划着明年拍出一部不亚于甚至超过《亮剑》热度的电视剧。

有大获成功的《亮剑》作为参照物,有大红大紫的作品《剑出吕梁》改编,又黄瀚物色主要原因,组建拍摄团队。

有“全力企业”提供资金支持,这部电视剧有可能成为里程碑式的经典之作。

晚上吃饭时一家子都在,黄馨出去玩了接近二十天,脸都晒黑了。

黄道舟是知道黄瀚回家了,特意推了应酬回家陪儿子。

一家五口边吃边聊其乐融融。

黄颦谈了谈“激情三水晚会”的节目安排,告诉黄瀚,这一回爸爸要现场演唱四首歌。

黄瀚笑了,道:“爸爸就是偏心你,这是为你撑场子呢!”

小颦道:“滚钉板也就负责两次彩排,今年有爸爸撑场子,明年你们国庆节肯定放假,都来客串一下,我的两关就轻飘飘闯过去了。”

啊?黄瀚、黄馨和黄道舟都目瞪口呆。

小丫头真是高智商,举重若轻啊!

她今年升高二,确实只需要负责两届“激情三水晚会”,这么一说,她负责的这两届还就真的不会太糟。

黄道舟忍不住摸着小颦的脑袋道:“还是小颦聪明,这谋略堪比诸葛武侯啊!”

“我聪明什么呀!哥哥从无到有连续七年排演“激情三水晚会”。

使得这台晚会越做越好家喻户晓,成为了我们市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

我仅仅是守业都觉得力不从心,一直在担心弄砸丢了哥哥的脸!”

黄馨脸上的表情更加夸张,道:“嗬!指挥几百人就是不一样啊!这个样子说话,都像市长了。”

“哪有几百人?至多二百!”

“二百难道不是几百?谦虚啥?”

黄瀚道:“我看过你们的排演,真心认为好得很。

再有爸爸这个红遍整个亚洲的大腕闪亮登场,演砸绝无可能,再次轰动三水市、轰动苏南省、轰动全中国、轰动全亚洲大有可能。”

“哥哥,你能不能实事求是啊!”

“黄瀚,别吹得没边好不好?还轰动亚洲,人家印度、巴基斯坦、泰国等等国家有可能看得到“激情三水晚会”?他们听得懂中文歌?”

“我这不是鼓舞士气么!”

“我用不着鼓舞也会尽力而为,说实话,我这段时间确实得到了锻炼。”

张芳芬问道:“你今天跟陆玥谈什么了?”

“我正要说呢,陆玥在把《剑出吕梁》改编电视剧本,让我帮着修改。”

黄道舟道:“改编电视剧,这个想法不错啊!”

“爸爸,你肯定知道电视剧《红楼梦》、《西游记》的影响力,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我的个乖乖,你难不成是准备拍电视剧?”

“怎么?你认为我做不到吗?”

还没等黄道舟开口呢,小颦、黄馨、张芳芬异口同声道:“只要你想做,肯定做得到!”

黄道舟笑了,道:“《乡情》其实就是你的作品,我看了都感动得泪流满面,你如果用心拍电视剧,肯定又是一部好作品。”

“拍电视剧需要不少投资呢!”

“不少是多少?你说个数字呗!”

“这我可说不准,估摸着至少五百万,有可能一千万。”

黄道舟没表态就被张芳芬截胡了,她道:“我还以为多少呢,这钱我给你出了。”

黄瀚道:“别,你们华美风是中美合资企业,出钱拍这种题材的电视剧不合适。”

“那就用不着华美风出,我私人拿这钱。”

“妈妈,你别和爸爸争啊!这部电视剧将要带来的广告效应大着呢,‘全力企业’需要大量的广告投入。”

“呵呵,我就是懂电视广告的效果,所以愿意拿钱拍电视剧。我们‘风牌’今年的增长率下降了七八成,我心里也急呀!”

“别呀!我去年就说过非理性购物算得上是透支未来,‘风牌’今年没有萎缩还在正增长已经难能可贵,着急上火根本用不着。”

“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营收翻着倍上涨,可是预计今年至多增长两成,还就真的不适应。”

“今年能够保持百分之二十的增长率已经很好了,明年说不定还要艰难。”

“我的感觉很不好,物价还在涨,扣除物价上涨幅度,我们简直是原地踏步。我认为需要加大广告投入。”

黄道舟道:“民用产品确实需要广告宣传,那个质量反馈糟糕的燕舞收录机就是因为广告做得好,所以做到了销量全国第一。”

“成也萧何败萧何,广告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有的时候太出名转眼间就变成臭名远播。”

“这个我懂,质量才是企业的生命。”

“价格也很重要,想要空调产品大规模进入寻常百姓家,就必须大幅度降价。”

“更好的性能,更低的成本价是我们孜孜不倦追求的,我们降价的空间比较大,压缩机全部自产后成本更低。

只要发现有同类产品跟我们价格竞争,我们立刻大幅度降低价格抢市场。”

“我算过账,压缩机国产化后,你们的出厂价应该有一倍毛利润。”

“是啊!所以我根本不怕谁搞价格竞争。”

“我建议即便没有竞争对手打价格战,你们最迟后年也得把价格降下来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价格太高跟日本产品相比没有绝对的价格优势,这会导致外贸公司进口日本货,导致走私猖獗,白白浪费国家的外汇。”

“有道理,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。”

张芳芬道:“还是我们‘风牌’好,不仅仅不怕进口货的竞争,还走出国门去跟人家竞争。”

黄道舟狡黠地眨眨眼,道:“我们家肯定是你最强,我不如你。”

“言不由衷!而且罔顾事实。但是我爱听。”张芳芬笑道。

“拍电视剧还是让我们‘全力企业’独家投资吧,你们‘风牌’明年不是准备赞助亚运会么?”

“这事儿我已经跟秦淑洁联系过,她约我十一月份一起去首都洽谈。”

听妈妈提到秦淑洁,做贼心虚的黄瀚条件反射般想到了那种难以形容的**……

接下来爸爸妈妈还说了什么神驰千里的黄瀚居然一个字也没听进去。

“黄瀚,你在想什么呢?”黄道舟一嗓子把黄瀚下了一跳。

“哦!我在构思电视剧的情节。”

“怪不得!”

“爸爸,‘全力企业’预计今年的营收是多少啊?”

“我们依旧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,七月底已经实现了零库存,这段时间还有等着拉货的卡车在厂门口排队。

按照这样的形势估计,今年完成产值十七亿,实现营收十三亿不成问题。”

“那就是年底前压四个亿的库存。”

“是的!”

“加上原材料、压缩机和其他配件的库存,恐怕要使用贷款不低于五个亿吧?”

“用不着这么多,我们今年的盈利铁定超过三个亿,库存四个亿那是出厂价,成本价不足三个亿。”

“贷款最好还是多多益善,尽量用足“三水城市银行”的额度,实在用不了可以大量购买电解铜、镀锌板、冷轧板。”

“我知道,虽然今年资金压力不大,我不但没有减少省工商银行的贷款额度,还从城市银行贷款两个多亿,现在我们库存的原材料能够用一年多。”

xiazaitxt

Tagged